生命不止-脑洞不息

混法扎 漫威 法革 DC 德扎 大悲
莫萨莫 锤基 圣罗 主教扎 超蝙 EC 盾冬拔杯 ER 莫福 瑟莱


懒癌 不定期消失不定期诈尸

一点都不高冷呢哼唧【不定期弧长,很好勾搭哒(๑•̀ㅂ•́)و✧【根本就没人会想勾搭你吧【不

画画写文有时会写点影评分析或者文风黑化意识流产物什么的,总之是个特别随性的人【诶嘿

总之Lo主画画难看文笔渣文风清奇多变不时放飞自我 影评剧评也随性还是个痴汉大家不嫌弃就好_(:з」∠)_

【莫萨/莫萨莫】

*短篇小甜饼一发完
*大概是一个开始看上去是刀但其实是小甜饼的没有名字的小甜饼 *混有私设,如果出现各种bug都是我的【被打
*(第一次尝试莫萨的cp磨合期)(为后面的一大波粮作准备【x

→(一个小甜饼)←

这真的真的只是一篇很正常的小甜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lof会屏蔽文字【明明没有违禁敏感词嘛【暴哭)

?!?!!?!??!?
真的是无比生气,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小甜饼啊?!?
到底哪里违规了啊喂【暴哭】
并没有开车也没有肉检查了一遍也没有什么违禁敏感词啊到底是哪里错了嘛【暴哭x2】
lofter最近抽的这么严重的吗【绝望

这是一个点梗#

(占tag致歉

emmm开个200fo点梗会有人理我吗(:3▓▒

你们想吃什么梗有什么脑洞尽管说我来写呀【xD

总之只要是我能写的cp都可以诶嘿嘿嘿

什么锤基 盾冬 EC 莫萨/莫萨莫 双萨 米flo 主教扎,漫威DC法扎法革的大家也...反正之类的都可以【突然亢奋【随机放飞自我【bushi

【注意,是点梗!梗!(暴哭(点cp的同时请交出你们的梗(就算只是粗略的设定也可以(:3▓▒】

【诶嘿能写的都会写哒【就是速度可能emmm....总之就是求不嫌弃啦x【来吧快用你们的梗砸我【顶锅盖逃

【锤基】他与他

*锤基
*童话paro
*片段式童话与短诗
*含有四个童话(大家可以猜一猜它们都是哪一个故事哈哈哈(x
*加粗的“”指代Loki,"他"指代Thor
——————————————————————

他亲吻着尚带着晨露的冰冷石碑
散落的金发在深冬凛冽的寒风中黯淡

碑下松软的泥土深处陈旧的木床上
正孕育着一个古老而永恒的梦境
时间的指针在很久很久以前便早已停止了摆动

的王子仍然在等待着



他提着箱子快步穿行在阴暗的森林
太阳在远处地平线缓缓隐去身形
周围的黑暗在不知不觉中越加浓郁
即使他已经无数次加快了脚步,但前方的路却看上去仍然没有尽头
手心的冷汗使提箱的手柄越加滑腻而难以抓握。
——该死,如果不能在太阳消失之前走出这片森林的话...

“就会遇见传说中的杀人恶狼是吗?”
狭长的双眸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荧光
摇曳的绿瞳中冰冷而炙热的野性与张力是那么地摄人心魄

他面前的人正如毒药一般致命却又令人甜蜜得发狂

狭长的瞳孔中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那么,你愿意被恶狼吃掉吗?”



在阳光下逐渐消散

“不!”
他跌跌撞撞地扑过去,惊惶而急切地想要抓住他的手
——然而触碰到的只有最后的泡沫上映着反射后的光芒,
随即静静地随风散去。

他跪在甲板上,颤抖着将双手掩上面庞

“He's gone."



洁白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中鲜红如血的苹果
唇间妖冶的一抹红带着慵懒而又致命的气息
幽深的绿眸间波光流转

"多么诱人的苹果啊
——对吧,我的王子。"

【捶基】王子与他的金发骑士

*童话paro
*这是一个王子和骑士在一起的故事
*丧心病狂的的文风跳转与重度ooc注意
*多处玩梗注意
*lo主存活确认
——————————————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还属于处于被笼罩在恶龙们阴影之下的中世纪时代。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国家,称为a国。
这个国家里,有一位俊美的王子。传说他具有像白色大理石一般无暇的冰冷肌肤,如极夜一般乌黑的头发,以及那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如幽暗密林中肆意生长的绿意一般幽深而纯粹的双眸。——传说只要能与王子对视,径直望进那双绿眸深处;便可以看见世界上最古老的苍莽森林那磅礴的生命力在黑暗中熊熊燃烧。

据说这位王子摄人心魂的魅力,引得全世界的公主为之疯狂。更有甚者,甚至故意献身于恶龙之爪,只为被那位传说中的王子所救。据她们口中的原话,“只要能与那位王子对视一眼,即使纵身于烈焰之中也心甘情愿”

于是被恶龙所囚禁的公主数量猛然上升,加于那位王子身上的责任也越来越大。据说王子本人不仅对此十分烦恼,陡然增大的压力还让他引以为傲的头发也出现了少许脱落现象。

不过王子本人极力否认这个传言。


万幸的是,a国还有另外一个传说中中的人物。在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有这么一位金发骑士。他的实力极其强大,作为万里挑一的屠龙者曾令无数恶龙闻其名而胆寒。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人们只知道他就是传说中屠龙者中世界排名第二的强者。——至于那个排名第一的未知人物,听闻其多年前隐于世界某个角落不再复出,其真实身份至今是一个谜团。

话题回到我们强大的金发骑士身上。他因其高超的屠龙技艺为国王所赏识,于是奉命作为王子唯一的随从出征讨伐恶龙。
近几个月来,他一直陪伴在王子身旁;以其高超的剑术为王子除去了所有挡路的恶龙,救下了被困的公主们。 ——也顺便挡下了所有来自匪徒们恶意的挑衅。

据说骑士的剑削铁如泥,一旦出鞘不过数秒便有龙头落地。
而且传说骑士本人也与其干脆利落的无情剑术一般严谨而不苟言笑。

——传说。



“王-子-殿-下——!”

远处一团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金毛正在急速接近中。

“嗯?”
王子枕着手肘斜躺在远处的树荫下,微微眯起眼睛扫了一眼。

只见我们的骑士提着一只恶龙的头停在了王子面前。一直咧到耳边的熟悉笑容,一口大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连金发也似乎得意洋洋地翘了起来,在风中摆动。

“看啊,这是今天份的恶龙哦!”

“哦。”

阳光下蓬松的一团金毛瞬间瘪了下去。

王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嗯,很厉害哦。”

我们的骑士整个人瞬间明亮了许多。

“王子殿下我跟你讲哦,这个剑术的秘法是这样的blablabla.....”

“.......”

“ 殿下你以后也要学一点保护自己blablabla............ ”


——果然传言什么的不可信呢。


时间回到王子开始出征讨伐恶龙的半年后。

据说国王准备让王子进行政治联姻的对象,b国的公主被传说中世界恶龙之首;九头巨龙所囚禁。于是王子奉国王之命“营救公主并履行婚约”。

一路上金发骑士出奇地安静。
连往日不屑于骑士碎碎念的王子也十分不习惯于他这反常的沉默不语。

“怎么了?”
王子难得主动打破了沉默

“王子殿下是不是打算迎娶这次要救的公主?”
骑士的声音似乎比往常要沉重。

“...嗯...也许......吧。这大概是父王的意思。”

一阵寂静之后王子终于再次打破了沉默。

“那...以后殿下应该再也不会出来屠龙了吧。”
骑士不禁握紧了一直搭在剑柄上的手。

“如果已经娶了一位公主的话,大概是不需要了吧。”

从语调中完全听不出王子的情绪。

骑士看着王子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失落。
“也是,毕竟在所有的童话故事里,王子最后总是会和公主在一起。”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后来,两人终于找到了九头巨龙的巢穴。

但这次的战斗却异常艰险。

很快骑士就发现即使砍下一个巨龙的头颅,它也会很快地再生恢复,仿佛从未受到过任何伤害。

这次,从未占过下风的骑士竟身负重伤。

他终于明白,如果想要彻底杀死巨龙;必须在几秒之内同时砍下巨龙的九个头颅。——但经过长时间的战斗与负伤,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对面的巨龙开始蓄势,九个火球已在空中悬浮。

而他却无能为力。





“唉。”

骑士仿佛听见了一声轻叹。

对面九个龙头瞬间落地。

他看见王子那自从踏出宫殿就从未拔出过的宝剑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只有那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才能做到。

我们的金发骑士一度震惊得无法动弹。

“..........那为什么之前....”


“因为如果我亲自出手被发现的话,父王就不会派你陪着我了啊。”

王子轻笑着把剑收入鞘中。

“还有;比起公主,我还是比较希望身边能一直有某个蠢骑士陪着我呢。”


王子上前将骑士拥入怀中。

“这是仅属于我们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童话。”






——————————————————————
什么?你问我王子在救出每一个公主之后是怎么委婉地拒绝她们的?


公主: 啊,亲爱的王子;十分感谢
您救我于恶龙的魔爪之下。您这份恩情我实在不知如何报答,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意以身.......

王子: 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公主: !?!?!!??

【锤基】何为真实 02

前文01
———————————————————————
Thor已经在一间私人心理诊所前徘徊很久了。

他再次看了看手里那张小纸片——某同事好意介绍给他,所谓“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开的诊所”。
纸上随意而潇洒的手写体正张牙舞爪地凝视着他

“Dragsa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

他抬头看了看上方在风中摇晃的木制招牌,从略微风化褪色的花体字母隐约可以看出这招牌最近并没有被主人很好地打理过。

。。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Thor心里暗暗地思索着。

萧瑟的秋风呼啸着卷过空旷的街道——这条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即使现在是正午。

有那么一个瞬间,Thor似乎在上下翻飞的落叶中看见了墨绿色与暗金色交织的光影;深绿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

Thor眨了眨眼,眼前却分明只有干枯的落叶在无言的秋风中落寞地彷徨。

他回过神来,再次看了看在风中晃荡的木制招牌;举步向诊所内走去。

然而。

生锈的铁质门栏在他试探性的推动下嘎吱作响,生涩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似乎宣告着它使命的完结。

铁栏与地面只有20公分的空隙,然而它似乎再也推不开哪怕是丝毫的空隙。

Thor看了看那狭小的空隙,诊所内似乎并没有灯光透出来。

。。要不,改天再来吧。

Thor无奈地转过了身,遥望着远处来时的公交车站。

也许。。医生今天刚好不在吧。

“从底下钻过来。”

冰冷低沉的声线如毒蛇致命而冰冷的鳞片在肌肤上轻柔地缓缓滑过。

Thor感觉这声音似乎有一种神秘的磁性,在一片朦胧之中隐隐散发着诱惑的张力;甚至带有一种令他诧异的熟悉感。

他在。。哪里听过。。。来着?

Thor犹豫着,最后还是转过了身。

一种奇异的信念驱使他吃力地蹲下身子,沿着那道狭长的缝隙滑进了一片黑暗中。


粗糙的水泥地板摩擦着身上的衣物,布料发出不堪承重的撕裂声。

Thor躺在地上,漂浮在一片黑暗之中。那是怎样纯粹的一片寂静与虚无,仿佛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早已无限远去。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未知与黑暗填充了剩余的空间。但Thor却感到一种熟悉的安心感涌上心头;自己早已融入这片无言寂静的安静祥和之中—— 就像是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嘿。你已经在地上躺了很久了。”

Thor猛然回过神来,水泥地板冰冷的温度早已浸透他身上单薄的一层棉质衣物;周围的黑暗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晕染出些许模糊的轮廓。
 


也许真的过了很久。

 
他内心暗暗地想道。

 

“啊,十分抱歉——请问这里为什么不开灯呢?”

真是一次拙劣的话题转移。

Thor暗自腹诽着自己的问题。

“为什么?”

熟悉的声线再次从黑暗中的某处传来;坚硬而冰冷的鳞片闪烁着寒光,轻柔地缓缓收紧。

Thor不禁喉头一紧,他可以感觉到空气中隐隐有种压迫感正在蔓延。然而这种令人不安的感觉转瞬即逝——快得几乎令人怀疑它是否曾经存在过。他猛然发现自己面前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黑暗中岿然不动——似乎早已与这黑暗融为一体。他略低着头,五官隐没在一片阴影之中;双手随意地十指交叉,优雅而自然地用双肘支在桌上;坐姿中透露出的气场却令Thor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浓稠的黑暗在无声的静默中流转,时间液化扭曲后滴入这无尽的黑暗中消散远去。

有那么一瞬间,Thor真的以为他们会永远地凝固在这一瞬间永恒的黑暗中。时间的概念已然远去。

“因为我不喜欢光。”




对面的身影抬起了头。

——Thor看见了一道清冷的幽光在黑暗中一闪而过。

那是怎样一双幽深的绿瞳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光,那摄人心魂的一抹如同深邃密林中恣意生长的绿意中狂乱的美与震撼的张力深深烙印在Thor眼底
光与影交织缠绕着强烈鲜明却又沉郁浓烈的那一抹妖冶凛冽的绿,在被冻结的那一瞬时空中伴随着不可名状而又惊心动魄的美;一同构成了刹那间的永恒。


 

 

【捶基】Mabye I Love You 02

这里私心混了一个隔壁片场不算贱虫的贱虫彩蛋(////嘿嘿嘿占tag致歉
——————————————
侍者带领着Thor穿过长廊,橘黄色的廊灯发散着着温暖的光晕,忽明忽暗。
 
Thor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么神使鬼差地答应了下来。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到底该怎么面对那个人啊。

嘿,老兄,能借住一晚吗?

不行。

你好,请问今晚我能与你共住...

拼一个房间吗?

还是不行。

请问...


果然,别人会介意的吧。

算了不如还是出去随便找一个角落..........

侍者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红木门前
——显然这个过道并没有Thor所希望的那么漫无尽头。

旁边一扇门开了,门缝中探出一只红色的头套。

“嘿,服务生这里的热水器又坏了——wooou 今天又换了一套正装啊还是那么火辣”

Thor看见年轻优雅的侍者脸上有一瞬间闪过了一丝极度嫌弃的表情——然后马上又恢复了那一幅永远温和谦逊得总是令人觉得有种淡淡的疏离感的表情。

“不好意思,失陪了。”

还是那样的风度翩翩,优雅而完美。

然而Thor明明看见他进门的时候差点拧烂了门把手。

“砰。”

木门关上了。

空荡的长廊仿佛无限延伸到尽头。

寂静。

只剩下Thor一个人无助地站在一扇红木门前。

于是Thor只得硬着头皮伸手敲响了红木门。

木质门板特有的响声回荡在寂静无声的长廊。

这个旅馆的隔音效果真好。
Thor心想。

没有人应门。

只有锃亮的黄铜门把手在向Thor闪烁着淡金色的金属光泽。

Thor不禁拧了一下门把手。
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门居然没有上锁,轻易地就被推开了。

半开的门正对着房间内的壁炉,燃烧的木柴在火焰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房内温暖的气息夹杂着木头,毛皮地毯与特有的麝香气味扑面而来。

火炉旁飘窗上坐着一位青年,惬意却不失优雅地伸展并交叠着双腿,捧着一本莎士比亚诗集。

火光明灭,映在青年白皙的脸庞;精致完美的五官沐浴在柔和的光影中,眉眼是那么的温柔。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之前的敲门声以及Thor的开门声。

此刻他正埋头于莎士比亚笔下宏伟壮丽与凄美哀伤的诗篇;眼底的温柔专注,美好得令Thor不忍心打扰。Thor扫了一眼他讲究的服饰,甚至连高领白衬衫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巴洛克式荷叶边也是那么的精致优雅。

苍白的皮肤,讲究且优雅得体的服饰,温柔儒雅且安静美好的气质;以及在Thor看来,他手上的那本用古老的语言方式撰写的厚重书籍 ,理解难度丝毫不亚于天书。

——这一切让Thor忽然觉得无地自容了起来,别人是那么的完美;而他,不过只是一个除了会满世界流浪之外一无是处的家伙罢了。

Thor忽然回过神来——但是,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偷窥人家啊。
就算再怎么样,至少明确地被人拒绝,也算是一个解脱。

——之后再随便找个地方过夜好了。

于是Thor迟疑着。

“呃。。那个。请问。。。”

青年终于从书中抬起头来望向这边。

他似乎微微有些吃惊。

“虽然很抱歉,但是这是镇上最后一家旅馆了。。我。。找不到另外的房间可以过夜。”

Thor不安地搓着旅行背包的带子。

“虽然很唐突,但是请问,你愿意和我共用一个房间吗?”

青年的眉眼缓和了下来,那双温柔如水的幽深绿瞳中倒影着温暖的火光。

“当然。”

他温柔地笑着。

“我的名字是Loki;”

Thor下意识地握住了Loki向他伸出的手,那苍白而指节分明的指尖带有一丝微微的凉意。

“而且很高兴能认识你。”

Thor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刚好对上Loki的目光,那眼底满是深邃的绿意在温柔中荡漾

Thor愣了愣,想不到这世上竟会有如此温润美好的人。

呸,他在想什么呢。

【锤基】何为真实 (1)

*锤基
*现代AU自设(世界线1)+各种复杂的原作设定细节(世界线2)
*世界观上可能会有一点晦涩烧脑的哲学元素
*复健中文风有时候可能会有点突变请见谅

Lo主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咸鱼翻身。
不过估计翻不了多久(你
————————————

轻微的凉意划过肩头。
他指尖的温度还是那么冰冷如霜。
魅惑的唇在耳边呢喃着蛊惑人心的话语。
幽深的绿瞳妖娆中带着几分狂野与不羁。

“你会是我的吗?”

Thor从床上坐起,阳光早已透过窗帘的缝隙斜射入房间。他的指尖划过自己凌乱的金发,努力回想着记忆中模糊的碎片——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个梦了。

梦中男人的脸庞模糊不清,但Thor却清楚地记得他轻柔暧昧的鼻息,肌肤每一寸的温度;如蛇一般优雅而又致命的声线在他耳边轻柔低语。
——他的气息。

在一片朦胧之中唯一清晰的;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光的绿色瞳孔,冰冷而又热烈得令他沉迷于真实与幻想的边缘无法摆脱。

够了。
Thor使劲晃了晃头,一个荒唐的梦而已。自己还有工作要忙,还有这个月的房租也没凑齐——现实世界可没有时间让他沉浸于一个可笑的幻想中虚度时光。
——不过也许他改天确实需要找一个心理医生聊一聊最近频繁出现的幻象。

Thor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
墙上的挂钟指向下午一点十五分,同事们都出去享受自己一天的工作中难得的自由时间——Lunch break.
估计他们现在正在几个街区之外的某间餐馆里一边大嚼着比萨上的鲜肉和培根一边控诉着上司的种种不是。

十五分钟之前Thor罕见地拒绝了同事们的邀请。为此一个同事还怀疑thor最近是不是偷偷背着他们新交了某个女友;以至于他最近总是魂不守舍,连每天一次的中午聚餐都不加入他们了。
同事们笑着一致谴责Thor的重色轻友并怂恿他哪天带出来给他们看看。

Thor又想起了黑暗中那妖冶的双眸深处如幽暗密林一般深邃的绿,如同磁石一般强烈地吸引着他的灵魂,摄人心魄的张力使他再也无法离开他一步。灵魂甘于沉沦;徘徊于虚实的边界,沉溺于那一抹幽深的绿海。而梦中的他如致命的毒药一般甜蜜得令人发狂。

“Thor.” ..... “Thor?”

一双手在Thor眼前挥动着。

“.........嗯?”
Thor好不容易从那一抹深邃的绿意中挣脱出来。

同事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又在想你的小女朋友呢?”

同事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

“嘿,去你的。”

同事们笑着被Thor打跑。
走之前还不忘回头嚷了一句

“需不需要我们帮你的小女朋友打包一份比萨回来啊?”

然后一窝蜂地涌出了办公室。


Thor笑着摇了摇头。
唉。
他哪有什么女友。

“梦中情人”倒是有一个。
他挖苦着自己。

然而他却连梦中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时办公室内的一阵旋律飘进Thor的耳中。


♪“But all I could see was your eyes,
可我只想这样与你视线交汇,

And the crowd,came,
即使你身处人海茫茫,但我的爱如潮水,
and pulled you away,
虽然你已随波远去,
And then you were gone,
可我心依旧,

And 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
而到现在我还是不曾知晓你的名字,
All I remember is that smile on your face,
对于你我只能回忆你嘴角那一抹淡淡的弧度,
And it'll kill me everyday,
仅仅如此我却每天都像丢了魂魄,
'Cause 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everywhere that I go,
无论我走到哪,
I see your face and it kills me to know,
眼前总会出现你的容颜,而我深深明白,
That you'll never know what you did to me,
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你对我影响有多深,

And now you're gone,
而现在你,再一次离开,
I can't stop thinking 'bout you,
我想我还是无法停止对你的思念,
'Cause 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
因为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Thor 默默地记住了歌名。

Shawn Mendes的《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

前桌同事的收音机又忘了关。

Thor站起来关掉了收音机。

该死,他居然有一丝伤感。
不行,现在是他享受自己午饭的完美时间。

他总是坚持着一日三餐的时候要心无杂念地享受食物的恩赐的信条。

他轻轻地打开从家里带来的餐盒,
一枚深青色的橄榄在蔬菜色拉顶端静静地看着他。


“What am I ?!”
那深绿色的双眸如今充满黯淡的茫然与失措,带着几近哀伤的极度愤怒歇斯底里。

震惊中近乎绝望的目光直刺过Thor的灵魂,他能看到他眼底有什么东西在逐渐破碎。而Thor心里感觉有什么东西也随着逝去。

“What am I ?!!!”

幽深的绿意中浅浅的波光闪烁。因为极度的悲伤与失望而近乎透明。内心的倔强使他不能接受这一切的存在,又一次使他的内心支离破碎。


等等...什么..的存在来着?

Thor突然感受到同样的痛楚瞬间袭上胸腔。


"I am Loki, from Asgard."

记忆的碎片闪过眼前。
高高在上的邪神高傲地俯视众生。

他说跪下,

你这渺小的蝼蚁。


权杖在黑暗中发着微光。
而谁又能看见他幽深城府之下被严密封闭起来的伤疤。

谁又能看出他锐利眼神中那一抹微不可察,转瞬即逝的;倔强的哀伤。




“Thor!!”
Thor 猛然惊觉。

墙上的挂钟指向下午五点。
同事们已经下班了。
偌大的办公室空无一人。

Lo...ki.


Loki.

Thor 喃喃自语。


“Thor!!!!!”
面前的上司怒吼着把一沓业绩表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哦,也许并不是空无一人。

“你看看你最近的业绩!啊?你怎么回事啊!我给你工资不是让你呆呆坐在这里混日子的啊!!不工作就给我滚出去!还有不知道多少人人眼馋你这个职位你知不知道!”

哦?是吗。那门口角落那张“本单位急需人手,欢迎前来应聘;请致电XXXXXXXXX”的告示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但是你最好在一个星期之内给我自己解决好知不知道!去趟医院或者随便找个心理医生我不管反正一个星期之后我要看见你像平常一样坐在这里给我赚钱!知道了吗!!”

上司带着一脸怒气扬长而去。


噢。一个星期的“长假”是吗。
Thor苦笑着


心理...医生吗?




也许吧。

猝不及防看到了抖森的这套写真。

然后我就炸了。

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嗷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这个抖森简直帅到炸裂啊【哭

啊啊啊啊这眼神_(:з」∠)_我已经死了【躺平

还有制服诱惑嗷嗷嗷【翻滚【扭动【跑圈【炸裂【升天

抖森这套写真orz 真的是。。。啊。。杀伤力爆炸【躺

血槽不行了【躺平

【挣扎着起来

爸爸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_(:з」∠)_

今晚睡不着了呜呜呜_(:з」∠)_我抖只应天上有【躺平

【安静地炸成天边最绚烂的那一朵烟花

【锤基】Maybe I Love You 01

*1996年加拿大冰灾背景
*私设AU注意
*徒步越野旅行爱好者Thor×(身份未知)基
【哈哈哈这叫设置悬念【其实就是没有想好吧【被打

最近学业压力好大【脑浆爆炸 
所以好不容易终于挤出时间作死开了个坑。可能更速会超级慢不定期与世隔绝【被打
愿意一直陪伴我的小伙伴都是天使呜呜呜
————————————————————


距离太阳开始落下的时间已有3个小时。远处延绵起伏的山脉化作早已虚化为黑色的剪影。夕阳最后一丝微弱的余晖在山际徒劳地挣扎着,却很快匿去了痕迹。

夜间的山脉间并没有白天那么温暖可爱。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凛冽的风呼啸着掠过树梢。行进在山谷腹地远远比Thor想象的艰险困难。


他已经连续两天向东行进,打算今天晚上越过塞尔温山脉。然而他却似乎有点偏离计划中的行进路线。
夜空并不如预估的那么清亮旷远,倒像是一团藏青色的浓雾掩盖了苍穹。看不见月亮,更不用说他夜间用以辨认方位的星座位置了。

烈风与他一齐行进在山谷之中的一片开阔地带,入夜的温度一直在持续下降。Thor裹紧了单薄的外套,但却阻止不了掠过的寒风从他身上带走最后一丝温度。


Thor的四肢已经开始发冷,末端也已经麻木而没有知觉。温度还在不断地降低。现在已经是他的机能所能够长时间承受的最低限度。

Thor突然感觉到有什么轻软的东西温柔地落在他的发尖。Thor怔了怔,用手一抹便旋即化在掌心。

下雪了。


Thor的体温在不断地下降。远处山脉间小镇子的窗户透出点点橘黄色的温暖灯光。望着融进雪幕中模糊的温暖光芒,Thor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果然,今晚是不能继续行进了。

风尘仆仆的旅人停在了一个小镇子前。闪烁的野外露营灯勉强照亮了面前在风雪中飘摇的木牌——“ Haines Junction ”


“对不起先生,已经没有房间了。”前台的侍者躬身吐出抱歉的话语。


这是镇子里最后一间旅馆。


Thor身上的落雪因为大厅里的炉火已经开始融化,早已湿透的金发缓慢地滴着水珠,冰冷潮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淌下的雪水使本来就因长途跋涉而变得不修边幅的Thor更添几分狼狈。

然而在他之前走遍整个镇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镇子里所有的人家早已因骤降的暴风雪而关紧门窗。

在这暴风雪肆虐的漫长寒夜里,一家人聚集在一起,关紧门窗,燃起温暖的炉火,促膝长谈;将呼啸的寒风,肆虐的风雪与黑暗关在门外;此时唯有家人可以互相依存。

Thor知道——恐怕现在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他这样一个奇怪的陌生人的吧。


侍者迟疑着,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果然是没有办法了,附近又有什么背风地带可以抵挡风雪呢,他的帐篷可不是很牢固。Thor思索着,转身向旅馆外走去。



“。。。等等,”

侍者终于叫住了Thor,


“       ”


Thor的背影顿了一下。

“什么?”


服务台后的侍者又重复了一遍。


“请问,您愿意和一位年轻的先生共享一个房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