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止-脑洞不息

这里是藉 是蓄力失败的法扎法罗朱戒断期精神状态模糊重度患者 兼瓶颈期常态巨丧咸鱼一条(答应你们的粮是不会忘的...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补上了呢(瘫(继续丧一会(:3▓▒

【MOR】Le Blanc et Le Noir

我!翻滚!跳跃!旋转!升天!(啊超感动呜呜呜这个生日礼物太甜了呜呜呜(我吸爆(没想到太太这么快就写了我的点梗(无比开心了(转圈圈

啊...小橘猫和大黑猫的彩蛋真的超可爱啊啊啊 还有我们的萨大师和他意大利午后的阳光一般温暖耀眼的小镇男孩 (啊这也过分美好了(我死了(心满意足地嚼着一大口太太的甜饼摊在地上(躺平(太过于激动以至于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文字了(总之就是超开心啊啊啊(抱紧太太转圈圈(甜饼超好吃!qwwqq

Askrashes:

Title:Le Blanc et Le Noir/黑黑白白


Author:Askrashes


Pairing:花店店主!莫扎特/画家!萨列里


Rating:G


Warning:OOC都是我的,他们都是最好的;送给 @生命不止-脑洞不息  ,今天是你的生日吗?对绘画真的不怎么了解,对花艺还行,有不妥之处欢迎大家指出(但是别动手打人!)肉肉说就要吃小甜饼,那么,这就是了(真的只剩甜,对不起我现在甜饼烤的一点都不好吃)


Summary:这戒指真美呀。


-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您好。”


“您好。”


“我……”他迟疑了一会儿,似是不知如何开口。


“您问。”


“您的画,十分不一样了。”他小心翼翼地措辞,刚说了第一句话就连忙摆手修改,“我不是说您不好的意思!我只是……怎么说呢……”他无比苦恼,看着面前的画作,大片的色彩落入浅色的虹膜。


“我知道。”对方居然赏了他个小小的笑容。


“您看起来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他笑着握了握对方的手,那个笑容和一直落进眼底的色彩让他莫名地雀跃了起来,收紧了手指想表达自己一瞬而来的不明快乐,“恭喜您。”


“谢谢。”对方看着铺陈在他眼底的那一片花田,缓缓地笑了起来,“您想听个故事吗?”




负一个月前。


意大利。


奥特朗托。


“大师!”


那个花店的男孩举着猫欢迎晚回来的艺术家,像是他只迟到了半个小时的晚饭。


“我回来了。”


萨列里罕见地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有些手足无措地拎着旅行箱和画架,看着那双熟悉的像是自己的生命的眼睛朝他跑过来。腿边传来了一声软绵绵的喵,一个热乎乎的小东西吧嗒一声倒在了他的脚踝上,低头看过去是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小小橘猫。


莫扎特手里举着的大黑猫对着那只倒在他的第二位主人脚上的小橘猫恶狠狠地嘶了一声,要不是萨列里及时从口袋里翻出一小瓶猫薄荷,估计他就要跟那只小家伙打一架了。


“您真像是只离开了半天。”莫扎特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萨列里,在萨列里更加手足无措之前在他的前额上落下一个吻,像是阳光燎过皮肤,“您居然还随身带着猫薄荷。”


“欢迎回来,饭做好啦。”




十三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这些画很美。”那些涂着艳红唇膏的夫人们穿了不束缚大腿的礼裙和舒适的高跟,婷婷袅袅地在一张油画前驻足,她们干净整洁的指甲上有的涂了蔻丹,也有人并没有涂抹任何多余的色彩,就这样保持着自己指甲干净健康的粉色。


牵着的小女儿穿了浅紫色的套裙,浅金色的发尾拳曲着搭在肩上,头上还戴着一顶小草帽,谁看见她都要笑起来,看那雪团团的小脸上浅浅的红晕和甜甜软软的小嘴。小家伙娇嫩的小手紧紧地扣着母亲的手指,有些怯生生地躲在母亲背后看着那张画——小孩子总是最敏锐的。


“永远缺乏一种生命的蓬勃与生气。”那些刻薄的批评家嘴里总说不出什么好话,达蓬特扣着萨列里的肩,拍了拍好友的肩膀,送出一声叹息,和一个耸肩。


“您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吗,大师?”最招人讨厌的那个凑到萨列里面前挑衅一般地问道,让人只想把油画刀送进他嘴里。




十二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萨列里眯着眼打量着房间——阳光越过绿色的缝隙碎成一条条地落进房间,推开两扇极窄的隔栏木门就是漂亮的铁栏阳台,正对着一条巷子,铁质的灯罩和电线从墙上像是攀缘植物似的生长出来,瑞亚指尖的青苔从灰白色的石墙底端向上生长,落满了时间的灰尘,像张色彩鲜艳的泛黄照片。


意大利女房东热情地招待着这位看起来近乎冷漠的艺术家,她相信意大利的阳光、咖啡和生长在这阳光下一切热情的东西都会是这位艺术家需要的,她还无数次地邀请这位艺术家与他们一起在微冷的晨风和温热的阳光中一起进早餐,毕竟萨列里是洛伦佐介绍来的朋友,萨列里却只是礼貌地拒绝,然后拎着前晚就准备好的冷餐出去取景。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您去了意大利?”


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每幅画的名字,分别是从十二到一的数字,和O,T,R,A,N,T,O。


“是的,一个小镇,奥朗托特。我在那里待了一年。”


奥朗托特。




十一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萨列里简直想把颜色全部倒在画板上。


再鲜艳的颜色也改变不了画面中的荒芜之感,像是生了一丛丛翠绿的枯草,一条条艳红的鱼骨,一颗颗金色的死星,和一片片彩色的墓地。


背后的草丛中传来了悉悉嗦嗦的声音,转过头去却只是和野风一起舞蹈的草枝。


“野猫吗?”


萨列里迷茫地转过头去,却有一个小小的温度触上他支在地上的手腕,温温热热的,毛茸茸的,瘙痒从手腕一直燎到了心里。


一只黑色的幼猫,瞪着琥珀色的眼睛看向萨列里,那双剔透的眼睛里是天空,是云彩,是看着他的萨列里。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这听起来像是个很奇妙的经历。”


他浅色的虹膜中落入了琥珀色的湖泊,湖泊中落入了深深浅浅的蜂蜜金,碎片状的天空,浅淡的云,和另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是的。”




十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您要摸摸他吗?”


萨列里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简直从原地跳了起来,那个操着蹩脚的法语的家伙却还能笑着安慰他别慌张。


黑色的奶猫软绵绵地叫了一声,把自己抻成了洒满阳光的长长的一条,夜色的皮毛烫上了一条白日的滚边,他亲昵地咬了咬突如其来的那个声音的手指,呼噜着讨要小甜点。


萨列里看着面前系着白色的麻料围裙的青年,对方的金发和笑容在意大利正午的阳光下微微泛着透明。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您遇见了一个人?”


“是的,这个小镇里大概只有我不知道。”




九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给您。”金发的青年在萨列里身侧蹲下,递过来一束束着细麻绳的纯白的雏菊,萨列里眯着眼打量着阳光下的白色丝绒花瓣和嫩黄色花蕊,全然没看见青年歪着头看着他的眼神。


黑色的猫儿跃跃欲试想要跳起来用爪子探一探那束脆弱柔嫩的花朵,却被金发的青年搂住,点着他嫩粉色的小鼻子无声地告诉他不可以,被弄的有点痒的猫儿打了哈欠,咬了咬那根讨厌的手指。


所以他也没看见萨列里看向他的眼神。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那就是您的那张未完成的……?”


阳光下的白色雏菊像是要融化了般,黑色的猫儿伸长了爪子想从那双挽了三折白衬衫的手臂中逃出来,却只能扭过头去探着想咬那双好看的手——“九”中,除此之外皆是空白。


“是的。”




八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您这么下去可不行。”青年皱了皱眉,审视地盯着萨列里的午餐篮,“这怎么能被称为午餐?”


“我只是来取景的。”萨列里边调着颜色边解释到,他眯着眼把画笔尖端的颜色和眼中晕染开的那片颜色对比,黑猫在他的腿上晒着太阳睡的正熟。艺术家只想自己的的画作,不知道多少次是靠着他的意大利籍的好友的友情才从饿死的边缘线上拉回一条命,他自从执起画笔起已经很久没做过自己喜欢的甜点了。青年皱了皱眉,突然扭头向萨列里抛了个猝不及防的问题。


“您喜欢吃红酱,青酱,白酱还是黑酱?”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您看起来很幸福。”


罗勒,松子,干酪,柠檬,看起来就很幸福。


“是啊。”




七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您吃的惯青酱?”


“还不错。”萨列里放下盘子和刀叉眯了眯眼,看着摊在草地上打瞌睡的黑猫,莫名就涌上一股学着他也烤着太阳暖呼呼地睡觉的冲动——特别是在一盘青酱意面下肚之后。


灼烤感浓郁的夏天就该用青酱配冷面度过,冰凉的面条和罗勒的清甜总能冲淡暑气,让被正烈的阳光灼痛的夏日焦躁从青色和白色的冰冷温度里捞出来一遍,那份好心情能一直持续着让萨列里做些冰镇果汁,用玻璃的壶提过来,细小的水珠沿着杯壁滑进了草丛。


“您要去我的店里躲躲阳光吗?”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这就是那家店吧?”


水彩的小画是一家花店的门面,翠色的植物枝条从白色的木质框架中探出头来,沐浴进纯金色的阳光里。


对方没说话,眼中却满是笑意。




六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欢迎下次光临。”金发的店主把前来买了一盆花的小姑娘送出门,一转头就是瞅着他的黑猫和一起摊在靠背椅上的萨列里,两双琥珀色的眼睛一模一样地盯着看,金发的店长一下子就没忍住笑出了声。


“您笑什么?”


“没,没什么。”金发的青年抱着肚子蹲在丛丛的植物之中,各色的月季探着头看着这个笑的快喘不过气的家伙和两个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的家伙。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福音”玫瑰下面是一个金色的背影,像是一个光点一般;玫瑰的中心,要是仔细看,实际上是一双花纹繁复的虹膜——玫瑰怎可能开出蓝色的花蕊?




五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浅粉色的半透明欧石楠落满了后花园,萨列里有时总会想问问金发的青年为何种一大束欧石楠,即使这些粉色的小花有一种铃兰的美态,这种花朵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孤独。


“我也不知道。”青年凑在萨列里脸前,像是在开玩笑,“也许我在等谁让我不孤单,然后我就一把火烧了这丛欧石楠。”


萨列里在温柔地回应青年闭着眼落下一个吻的时候轻声问了一个迟到了七个月的问题。


“你的名字是什么?”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我还是头一次见您画钢笔画。”


没人认出,那张欧石楠花朵的尖端全是密密麻麻的M的花体。


那些落在花里的字却全落入了他们的眼里。




四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您看这朵鸢尾。”


那朵蓝紫色的鸢尾像是一个早产儿,抖缩着花瓣,在温室中迟迟不肯展开花苞,一直拖到了冬天开头才勉强开起了花。


萨列里在莫扎特折下那支鸢尾花插到他胸前的口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莫扎特并没有想用这支冬日的奇迹多赚几个钱,莫扎特笑的得意又狡黠。


“一个吻付这支鸢尾!”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这就是您的吻换回来的那支鸢尾?”


冬雪覆盖了鸢尾,蓝紫的鲜活生命却破雪而出——原本平庸而老套的题材却莫名地引人,那朵蓝紫的鸢尾远不是祝福那么简单——那像是爱情。




三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迷迭香开花了,您来看看吗?


萨列里带着些惊奇地看着细碎的白色花朵,他在牛排或是别的菜品中见过不少次这种植物,却从未见过他们开着活生生的花。


莫扎特笑着抱着猫看着萨列里惊奇的眼神,冬日的凌晨时分只为送一张卡片的冷全然被唇上一个清浅的吻付清了。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萨列里实际上并没有画这个月的画。


那时是他正处于人生的冬季,冷意从心脏一直窜进血管淌遍全身,原来吵架是那么的冰冷,冷战更甚——那束迷迭香开出的花是他在巴黎的旅馆里看着远方而来的信封,凭着那天的清甜中带着一丝苦味的吻画出的。




二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我要走了。”


“您是归雁吗?”


像是一句玩笑。


意大利的冬天来了,最后的雁群的羽毛早已落地已久,连回音都已不复存在。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迷迭香开出的花是一种承诺,那张小画最终还是被萨列里塞进了花店前的邮筒里,画展上只剩了一张相片,黑白色的花无声地开着,在他耳侧轻声念着他在莫扎特耳边念着的那句话。




一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萨列里最后一次望进那双眼睛中,他咬着唇不去想一年前的事,所有的画都被妥善包裹好后托达蓬特先一步带回了画廊。最后还没有回去的,只有萨列里。


奥朗托特不会下雪,春风仿佛已经幻觉般传来,像是柔软的手指擦过眼角,泛出了冬天应有的冷意。花店门口十二月的槲寄生却久久没撤下,像是在等一个迟到的吻。


那夜,萨列里留宿花房,咬着玫瑰花瓣流下泪来,嘴角的艳红花汁被人舐去,“阿芙罗狄蒂”般的痕迹纹了满身。




零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那是一片花田。


开满了每月不同的花朵。


和同一双眼。




负半个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萨列里先生!”画廊的经理人拦住了准备坐上回程飞机的萨列里,他拉着萨列里的袖子,仿佛下一秒艺术家就要骑着驴还是什么的东西狂奔几千里回到意大利似的。


“您出名了!您出名了!”他向萨列里祝贺,颠三倒四地说着话,“您不会相信的!刚才有多少人问我那颗新挂在天顶的启明星是谁——他们都想知道您是谁呢,先生!”


萨列里含蓄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谢谢您。我下午的飞机,先生。”他点了点手表朝经理颔首致意,“我先走了。”


“您可不能走啊先生!”经理一把拉住了萨列里,“您有贝登浩先生的电话——您出名了,先生!”




负一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他们就是这么留下您的?!”莫扎特撅起了嘴,抱着大黑猫,琥珀色和海蓝色的眼睛一起委委屈屈地瞅着萨列里,里面全是针对艺术家晚回的怨言,“半个月长的巡回展?”


“……可是我如果申请意大利国籍,”萨列里凑上去在莫扎特唇角留了一个浅浅的吻,颊上烧起一片飞红,“三年就能申请到了。”


“您要跟我结婚!”莫扎特一激动差点把大黑猫摔出去。黑猫在他怀里愤怒地喵了一声,反手赏了莫扎特两巴掌,莫扎特拼命向后仰着头避开粉色的小肉爪,“你这坏家伙!”




零月前。


法国。


贝登浩画廊。


“祝您幸福呀。”他握着对方的手诚挚地送上祝福,“我相信您一定会很幸福的。”


“是的。”对方看向在法国画的最后一张手稿,他也站定在那张A4大小的画纸前面——虽然只是黑色的石墨和白色的画纸,幸福感却莫名多于前面的画。


“这戒指真美呀。”




负一个月前。


意大利。


奥朗托特。


“我愿意。”


“我愿意。”


“你们可以亲吻彼此了。”


婚礼时的长吻会将气息和灵魂留在彼此体内,比交换戒指更为彻底——在婚礼之中交换彼此的灵魂,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扣住了通向心脏的血管,微微的束缚感连着血脉和心脏扣紧。


“这戒指真美呀。”


-


*贝登浩画廊:法国画廊,被称为是法国的“高古轩”,经常会支持默默无闻的画家,然后与艺术家一起共同成长(对法国画廊,或者说所有画廊都不了解,所以就百度百科了一下,大家见谅)。


*瑞亚:古希腊神话中的时光女神。


*第八个月的代表画作中的四种材料代表意大利青酱。做法:新鲜罗勒取叶子部分洗净,沥水。帕玛森干酪刨丝、松子去壳取出松仁,大蒜去皮切小块。 将罗勒叶、干酪、松子、蒜、柠檬皮屑、盐、黑胡椒,放入料理机中,逐次加入橄榄油,搅打至酱状即可。装入玻璃瓶中,淋上一层橄榄油,密封保存。


*“福音”:Gospel,Rosen Tantau家的一款红玫瑰(配图一张)


*“阿芙罗狄蒂”:Aphrodite,Rosen Tantau家的一款粉玫瑰(配图一张)


*“您要跟我结婚!”:这个是因为,外国人如果通过自愿声明而取得意大利国籍的情况,要不就是和意大利人结婚获取国籍,需婚后在意居住满两年或结婚满三年;而如果是持永居卡,那么需要五年。


-


具体点梗:


-


画外音:


肉肉生日快乐!


刚才看了一下点梗……啊我写了个毛……


然后看了一下前几段……啊我想写好多东西可是我写出来了个毛……


文力全被一篇海上钢琴师用光了


DIE


对不起不好吃!!!超级对不起了!!!


但还是想要评论

一个语无伦次的31日深圳场法罗朱repo

我爆炸
深圳罗朱我在一楼池座6排
舞台冲击力爆炸
真的爆炸(疯狂安利了,真的不后悔!超庆幸当时买了前排啊啊啊

卡家舞会的时候,全程震撼到完全不敢呼吸

舞台上的激烈程度,舞者的每一个抬腿和踏步,撞击舞台地板的声音和震动

肌肉猛然收紧的线条弧度和若隐若现细密的汗珠,还有演员喉结的移动

我....(死亡(躺平

还有大米的J'ai peur与死神姐姐的共舞!

这里给死神姐姐爆灯!!!
死神姐姐那触电一般的抽搐感与扭曲却不失美感与张力的肢体动作,白金色的长发与双臂,腰间纯白的流苏随着舞蹈流动飞舞。白色的尘埃随着每一个力度在舞台上飞扬,闪着微光

还有demain!
demain,demain,damain那句的全体和声 震撼到爆炸。轻柔纯净得如同唱诗班的低吟却又蕴含着重达千斤一般笼罩下来的压力与震撼,全体演员的站位在那一刻都前移排开站到了台前方,倾身向前 
我..前排冲击力...真的眼泪都差点被震出来  我真的爆叫

呜呜呜特别是demain, demain,demain,je te donne sa main还有demain, demain,demain. Il aura ta main这两句,我爆哭
真的震撼到爆炸
特别是最后一句突然放慢轻柔的 Il aura, ta main

"明天,明天,明天  我将把她的手交给你。"
"明天,明天,明天  你将牵著她的手。"

我真的爆炸推荐前排啊啊啊舞台冲击力爆炸到能令人激动得心律失常啊呜呜呜
(激动到语无伦次
(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无法正常组织语言(但是真的极力推荐大家去激情现场前排一下法罗朱了呜呜呜(舞台效果爆炸

亲王的维罗纳还有毛球之死后神父的绝望二重唱"上帝啊,为什么人类总是如此顽冥不灵"还有其他的真的太多太多太多了说不完啊啊啊

总之真的用生命安利各位激情罗朱现场前排了(爆哭

【莫萨】关于萨大师的花式扑街调查研究报告


↑标题假的x

*一个放飞自我沙雕小剧场(没错我今天 没吃药 ,并且拒绝治疗(x
*毫无意义十分无聊并且的沙雕小故事
*文风起飞 各种崩坏ooc 的严重预警(丧心病狂的放飞自我,请带好墨镜x

——————————————————

萨列里站在天堂的大门前。

说实话,他以前都不觉得所谓的天堂看起来有多么的蠢。

直到现在。


软绵绵的地面令他感到十分的不适——如果那一团又一团地连接在一起,软硬不均而且时不时会突然凹陷下去的物体能够被称之为“地面”的话。


他抬起头看了看前方镀金的拱形铁门,上面已经略微掉色的大写字母摇摇欲坠。


“入住预约处”。


一位穿着白袍的天使正把头埋在一摞整整有两米高的文案中,一张长长的清单从顶端一直向下延伸至萨列里精心打磨抛光过的尖头皮鞋旁。




上面的名字萨列里一个都也不认识。


也难怪,他居然会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名字。那个已十分久远的名字。


“如果您是想要寻找先于您来到这里的某个灵魂的话——也许您可以在那边的云端人机查询处试一试。”


一只金色羽毛笔从文案堆最上端探出一小截,指向右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


萨列里不紧不慢地朝着天使所指的大致方向走去。

优雅,矜持,而又端庄。


没错,矜持,优雅,又端庄。


然后他的鞋尖戳进了一团粘稠而坚硬的云块中。


于是萨列里那由于卡在云中无法动弹,而在行进中猛然刹车的右腿;再加上左后方在收回中早已脱离地面而处于半空,完全无法提供任何额外支持力的左腿;等于什么呢?

等于我们的萨列里又一次在众人的注视下若无其实地摔了一个幅度剧烈而无比华丽的.......


等等,还没有结束。


我们的萨列里选手在卡住后的0.1s迅速作出反应并试图通过调整上半身角度稳住重心——然而宣告失败。


于是他在接下来的0.2s内奋力加速后方仍处于空中的左腿,并寄希望于它能及时地赶到并撑住地面以防止他继续向前摔去。

然而急火攻心的大师太过于慌乱以至于他正在加速的左腿膝盖狠狠地撞在了右腿膝盖后方。


于是毫无防备地受到重击的右腿猛然失去了平衡和仅剩的最后支持力

——于是失去了唯一物理支持力的安东尼奥·生无可恋·萨列里,完全出局。




于是他现在坐在了地上。......别问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了。


无比尴尬的大师狼狈地赶紧垂下头,好让刘海暂时阻隔周围天使们投过来的视线。

那是怎样一种淡淡的,却纯净而充盈着浅浅笑意的惊讶与好奇。




所以他刚刚好像是...走着走着突然脚底一滑——然后扭出了一个诡异的腰部弧度并实现了一个空中一百八十度转体后反方向坐在了地上。


......


然后他现在正在被一大群天使注视着。


.......


萨列里企图佯装镇定,赶紧用双手向前撑住眼前另一块看着还算坚实的一块云并试图若无其事地重新站起来。


然而他失败了。他不听话的皮鞋完全无法在云上产生摩擦。


这次他直接趴在了地上。




耻辱,这简直是耻辱。


我们面红耳赤的大师把脸埋在了蓬松的云里,默默地咬紧了嘴唇。


这时他没在云中的双耳透过宏大云层的整体传导系统听见了整个天堂的声音。


细细碎碎从各个方向传来的轻声细语


与在天堂各个角落响起的,无比清晰的脚步声——他甚至还能听出这些脚步声不同的行进方向与速度。


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不远处一个异常轻快的脚步声正朝着这边愉悦地快速接近中。


不过为什么这与众不同的脚步声总给他一种...诡异的.....嗯......熟悉感....

...........




——等等



千万不要———




"——今天大师过来了吗*?~*"



..........


莫扎特。


萨列里忍不住把头在云层中埋得更深了。





他听得出莫扎特正站在他来时的柜台前。距离20米。



他现在开始逃还来得及——


"噗叽"

云块对萨列里开始不安分的皮鞋尖发出了抗议并仍然纹丝不动。


....来不及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在承受了无法容忍的巨大耻辱后怀着心中的满腔不甘与愤恨于世长辞。

——萨列里默默地在心中为自己宣读了死亡报告


然而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莫扎特,都说了不要每天都过来妨碍公事!"


他听见愤怒的登记处天使朝莫扎特脸上扔了一团云。


.....


莫扎特·鼓起腮帮子·超生气·讨厌你 .jpg




".....如果你是说那个一身黑还画着烟熏妆的音乐家的话,刚才貌似有一个走过去了。"




短暂的沉默。



"哦,他刚才听起来好像还摔了个跤。"




——"安东尼奥??*"


哦不。


萨列里站站兢兢地从云里侧过一点头,悄咪咪从一条缝隙中飞速瞄了一眼莫扎特的方向


然而他只看见了一团在光速接近中糊成一团的金毛。


下一秒他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而毛绒绒的怀中。




等等...


毛绒绒??!!?


萨列里抬起头,发现那团光滑洁白的羽毛是莫扎特收拢的翅膀。




他巨大的双翼将他们禁锢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内。


"                         "

拥有星辰一般璀璨双眼的金发天使在他耳边轻语

他笑着拉住了萨列里的手,收拢的羽翼在这一瞬间猛然张开;在一次对空气的击打中以巨大的力量使周围空气共振形成强烈对流,托着萨列里一道升上天空。瞬间的阴暗环境之后强烈而耀眼的阳光从萨列里正前方撒下,莫扎特逆着光握住了他的手,身后巨大的羽翼染上了太阳炙热而耀眼的光辉。

春日的一缕微风拂过耳畔,他终于听见了空气中振动中被延迟的一声轻语


—fin—














【莫扎特做了一个梦。】

莫扎特做了一个梦。


他听见黑暗中有人在轻声啜泣。他听见钟声沉闷的哀鸣。他听见人们的哽咽失语。


他听见不同的声音在不同的方向响起。时近时远,模模糊糊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他听见偌大的宫殿走廊尽头琴房中时断时续的艰涩琴音。他听见许多在夜深人静时在无尽绝望与自我憎恨中颤抖着的忏悔,与在痛苦中几近癫狂的祈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如同一台坏掉了的留声机。

 
 

他听见羽毛笔尖断裂的声音。

他听见有人在寂静中忍不住失声痛哭。

他听见人们奔走相告的话语。


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他听见了被人们无数次低语着讨论着的那个名字。

天才沃尔夫冈·莫扎特。


那个上帝的宠儿。

那个在乐谱中留下了无尽宝藏的作曲家。


他听见自己的乐章在金碧辉煌的音乐厅中被不同的乐器所奏响。

他听见无数人传阅着,评析赞赏着赞他的作品。


他甚至还听见有人为他作了历史传记。


人们开始庆祝他的诞辰。在那些重要日子里发布周年纪念交响合辑。

 

无数年轻的孩子将他的乐曲放上钢琴的谱架

留声机一遍又一遍地放着他所写下的小夜曲


他的故事被写成书,拍成影视作品,被不同的人们纪念着。


不同的人们用艺术作品演绎着他的故事。


不同的人们喜欢着这些作品为他们带来的美好


不同的人们在生活的深渊中握住了这一道透进来的光


不同的人们在最最不堪的时候恰巧遇见了这一个纯净而无比美好的世界


许许多多的人顺着他走过的路在音乐里摸爬滚打


许许多多的人们拥抱着他给他们带来的希望与救赎重新启程


不同的人们抬起头继续坚定地走了下去。



不同的人们演绎着他的故事。



莫扎特。


他们如是诉说着他的名字。 





 
——————————————————— 



".....沃尔夫冈?"


莫扎特睁开双眼,清晨的阳光透过丝质窗帘在木质地板上撒下一片光影。

 
"沃尔夫冈,你总是这样会着凉的!" 

康丝坦丝一边抱怨一边担忧地给趴在书桌上的莫扎特披上毯子


她看见了莫扎特眼角隐约闪着微光的泪痕。


"沃尔...夫冈...?" 
 
 
莫扎特眨了眨眼睛。 

他刚刚好像做了一场梦。


但是他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 

 



【莫萨】向下沉沦

*莫萨cp (深夜发车(之前的被屏蔽了orz
*是车注意(假车(bu
*总之就是一部垃圾车  (对不起我真·不会写车

大概是在热闹的聚会时半推半就地发生在某个废弃的小房间的某个小角落(x
(在开车的边缘试探)→直升梯这里←(走wb)
每错就是我个不要脸的在某个作死的挑战里输了所以必须强行驾驶人生第一部(假)车
(然后失败了

人生第一次尝试(结果就是无比痛苦的车祸现场(哇真的完全不会写(暴哭(所以开了一部烂到爆炸的假车(哭唧唧

(所以随便看看就好(躺平

是部破烂车了 心理阴影 我可能 以后也不会写车了(暴哭(一条咸鱼突然失去了梦想

坐在米老师经常来的餐厅吃着米老师喜欢点的同款肉:D

【不过话说这款肉真的好咸啊哈哈哈【你米真的是一个人解决完的吗【哈哈哈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米【x

以及可爱的老板娘在p2一脸自豪地展示了米在她钱包上的签名
【是了,这个就是传说中的
米开来·今天超开心·特别想签名·老孔特.  了

【p3是对比,伙伴在晚场sd堵到的
米开来·啊好累啊·不想签名·赶紧溜了·老孔特

【哈哈哈这个米老师也是很可爱了【吹爆你米xD

(一个迷妹20号晚上sd的repo【假)
20号的sd堵到了航班没弯和糯米超开心哈哈哈对了还有米和yamin

yamin是第一个出来哒!溜的超快,一如既往的灰色鸭舌帽超好认哈哈哈  还和迷妹来了一波击掌!超开心【虽然这个时候我被挡在第二层并没有摸到yamin的小手_(:_」∠)_

航班真的是究极宠粉了,全程有求必应各种签名贴面抱抱手机举高高自拍【啊航班低沉的磁性嗓音简直令我死亡【哈哈哈我!被疯狂的迷妹们堵到了航班怀里!【花式旋转爆炸 人生圆满哈哈哈:D 【近距离听着lolo的低语真的苏到爆炸! 爆炸!!_(:_」∠)_【x
我!一直被堵在那里近距离观看航班的完美侧颜XDDD看着他十分悠闲沉稳地认真签了每一张粉丝递过来的东西真的超有耐心!(。・ω・。)ノ♡

→包括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bushi【比如这张我递给lolo的表情包!【你

是的,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x

你班一边签一边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哈哈哈【x

然后你宠粉班一直到最后迷妹们几乎都散了才走诶嘿嘿我要吹爆这个宠粉班:D

然后没弯 哈哈哈 没弯真的是可爱了,在航班后面出来,完美躲过了迷妹高峰期,于是带着几个迷妹找了棵树底下悠闲地坐了下来各种签名接礼物

【啊没弯的眼睛真的超级好看我要死了

【溺死在他晶莹水润的浅绿色眼睛里_(:_」∠)_

【啊我要到没弯的签名和合照啦超开心啊哈哈哈哈他超温柔哒x

然后不记得米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了,总之现场迷妹真的....嗯,保安都直接拉开栏杆一角让迷妹们冲出去了【甚至还目睹了几个身手矫健的迷妹翻越栏杆的身影【然后米的一头金发瞬间被淹没在了迷妹的漩涡中

【我 佛系追星 冷静在不远处观望
【顺便借机趁着分流空档往前挤了挤以便抢占等待nuno的先机【bushi

然后后面要到了糯米的签名!糯米特别美嘿嘿嘿和粉丝聊天超级可爱【没错了全员吹就是我【x

【然而最想堵的nuno从开始到最后都没有出现 saaad【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顺利把给他的画送给他_(:_」∠)_【啊吸暴我妞【他  世界的珍宝
【暴哭

总结 要到了没弯航班糯米的签名 没弯的合照 还有一张糊到完全看不清面部结构的合照【假的

我还是很幸运的哈哈哈哈被迷妹们挤到了航班怀里 人生圆满【躺平

小,小礼物第二弹【第一弹见p2

就,就是手写书签x不嫌弃的话..欢迎拍肩啊!!(。・ω・。)ノ♡真的不来要一张吗qwwwq

我会在20号晚sd,21号午场,还有21午晚场的sd!欢迎拍肩:D

来找我玩来找我玩来找我玩呀:D

没人要的话就..现场随缘派发辣!(。・ω・。)ノ♡

刷一波nuno扎的睡玫瑰【他怎么这么好看呜呜呜